Bigzhu's den

做的不够好

自省

在 v2ex 上看到 纸小墨, 这是一个基于 markdown 的静态博客构建工具, 也是一个side project, 作者带着团队持续几年在改进, 也有很多朋友在帮他, 目前做的非常好, 完成度也很高. 有兴趣的朋友可以看这里: http://www.chole.io/

当前发布的写作工具『纸小墨‧文稿』准备开始尝试盈利, 祝愿他们能顺利推行的同时也有一些感叹.

先不说五年前写的: 我是如何与创业擦肩而过的 提到的那些想法, 由最近的逆向回忆下…

blog

基于 markdown 的 blog 正好最近学 go, 用 go 把 python 版的重构了一遍, 花了约2天, 实现也就花了半天, 其他时间在学习 go 的语法和踩坑. 纸小墨也是用 go 写的.

blog 以前是基于 vimwiki 的, 后改为 markdown 的, 最近又改成用 go 的, UI 弄过华丽骚炫的, 目前用最简化的 github 样式; 功能也在改, 很多以前有的功能都删了, 搜索改成直接用 google 的. 可以看到, 其实折腾来去, 只是为了自已用的开心, 从未想过把这货产品化. 心想这么简单的东西, 市面上早就有大神, 做出了各种牛x 的产品了, 我何必再做个去自取其辱呢? 可看看纸小墨的受欢迎程度就知道, 很多以为够简单, 本应做的足够好的东西, 其实并没有足够简单好用的产品, 这里面是有机会的.

纸小墨的 UI 和功能我很喜欢, 但一些功能并不满意, 比如入侵性的把配置放在每篇 markdown 文章里, 我是不喜欢这种入侵破坏原文的方式.

如果我花个几年时间, 能不能做到纸小墨那样? 也许可以, 只能怪自已太谨慎谦虚了.

FC

再说另一个东西, 为了自已获取资讯方便, 也为了自已更喜欢的界面和交互, 做了 FC, 详细说明可以看这里Follow Center 是什么

重度使用者应该只有我一人, 但是我很感激当年的自已决定做了这货. 只是使用用, 就让我的想法思路眼界持续提升和改变, 不至于彻底沉沦在国内疆小城. 如果打分, 能打个及格再多点的 65 分, 完成度很低, 很多地方还有问题也没有继续优化, 反而因为用做新技术和框架的试验地, 弄出了更多的问题, 数据丢失的灾难也有那么几次. 65 到 80 分很难, 再提升一点点都更难了.

和 “即刻” APP 有不少雷同的地方, 但 “即刻” 有投资, 有钱烧, 目前用户也很多, 启动时间其实没有 FC 早. 而因为忙于生计, 我已经很久很久没有优化过了. 依然想要做的更好, 但真不知时间和精力该怎么去找. 真想某天来个土豪砸给我一坨钱说: 我喜欢, 你就给我安心把FC 给开发好, 别的不用管!

因为一些众所周知的原因, 用的人多了其实挺危险的. 我并不希望一些普通用户来使用, 添加的内容里英文内容也多, 颇有些曲高合寡的感觉, SEO 没有做. 基本没有宣传都有用户, 说明是有市场的. 把功能细节, 宣传展示, 入门引导等做好, SEO 做了, 宣传也多弄弄, 想要有真用户, 应该还是要多撒网, 即便是小众产品, 我也得让散布在大众里的少数人知道这货啊. 总不能捧起海水, 看到里面没鱼, 就说大海里没鱼.

但是确实很难坚持下来, 我所有优先做的功能都是方便自已的, 让自已用的爽. about 页丢了半年了, 还是懒得修复.

HOLD

3年前还在做一公司技术负责人时, 拉了公司几个人, 抽取了原本行业监控项目的经验, 一边做着给公司带来营收的项目, 一边花了一个月做出了 hold 这个偏互联网, 使用门槛很低的监控产品. 让同事在 v2ex 发了一帖 https://www.v2ex.com/t/164741 . 不少用户就这么源源不断的进来了, 其实前景很好. 当年包括现在, 监控产品依然很烂, 门槛很高, 用起来很费劲.

当时的目标是 linux/Unix 主机执行一行命令, windows 主机下一个 exe 运行, 就实现 agent 安装和监控. 监控到进程资源粒度, 有历史时间线. 很容易发现发疯的进程, 能对关键进程单独监控, 挂了就及时通知告警. 其实这些核心功能都实现了, 也没打算添加新的功能. 我记得有一个用户是把他在马来西亚, 美国, 新加坡, 中国等等世界各地的很多台 vps 都拿进来监控起来了, 想必他是真心有需求也认可这产品的. 也持续有用户在咨询和提意见.

当时同事们都很有激情, 因为认为有意思, 或者前景不错, 都在主动加班的做, 经常加班到半夜1点, 赶都赶不走, 非常有激情. 大约参加的只有 3-4 人, 更多的是用加班时间在开发, 对于公司和老板来说成于趋近于0, 连服务都是部署在我个人的 vps 上, 最后由于用户量多, 那台最低配的 vps 抗不住了. 很遗憾的是, 老板其实并不认可这个东西的价值, 因为他看不到钱进来. 即便我怎么努力的去说服和表示这些用户是多么的有价值, 依然要求我们去搞定另外一帮人做烂的政府项目. 把这产品当做我们弄的一个玩具.

没有主机资源, 一个是没有时间优化. 这种需要可靠性和信任度的产品, 用户怎能忍受你的服务挂个几次? 于是在忙于擦那个政府项目烂屁股的过程中, 这个产品就这样悄然的死去了. 就在那前后, 一个做的很难用的同质监控产品拿了似乎上亿的投资. 其实也不可惜, 毕竟在云南这种地方, 又有几个有财力有眼界的人呢? 本身就没这种环境. 一个产品的成功很多时候拼的是运气, 非常愧疚的还是那些真心进来用了的用户, 真心的觉得非常对不起他们.

叶脉

以再写了